2020开奖记录查询结果开奖

观想科技财务管理混乱 行业竞争力不足

发布日期:2021-11-10 14:46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四川观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想科技”)首发申请获得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审核通过。公开资料显示,观想科技成立于2009年,以自主可控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军工行业的应用为核心业务,主要业务涉及国防装备自身信息化、装备管理信息化领域,为客户提供装备全寿命周期管理系统、智能武器装备管控模块等相关产品及服务。

  此次IPO,观想科技拟募资3.08亿元,计划用于自主可控新一代国防信息技术产业化建设项目、装备综合保障产品及服务产业化项目、研发联试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尽管已经顺利过会,但是有关观想科技财务人员的质疑和讨论却并未结束,更何况,涉及的是财务总监。众所周知,财务总监在企业高级管理人员中担负着重要的管理职能,对企业发展起到核心的作用。对于如此重要的岗位,观想科技的做法让业内人士都无法理解。

  在招股书报告期内,观想科技曾换掉两位财务负责人。2018年9月30日,在观想科技的第二届董事会第五次会议上,杨颖被免去公司财务负责人职务,聘任陈敬为财务负责人;1年之后的8月22日,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上,任职不到1年的陈敬被免职,观想科技聘任王礼节为公司财务负责人。

  对于在短期内频繁地更换财务负责人,观想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出于企业管理的需要”。

  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公司肯定有权利更换包括财务人员在内的任何工作人员,不管是普通员工还是高管,“但是短时期内频繁更换高管,还是财务负责人,这样做对公司的发展可能有一定的负面影响。”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公司的财务工作通常情况下都是有延续性的,“财务岗位属于专业性较强的岗位,其稳定性对于企业未来的健康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更重要的是,不仅更换频繁,观想科技聘任的王礼节还是一位非财务专业的人士。王礼节的个人信息显示,其毕业于重庆大学计算机应用及维修专业本科,先后担任过成都电脑商情报社媒体编辑、四川电力进出口公司信息主管、观想有限副总经理以及公司的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等职务。不难看出,王礼节此前的专业和工作经验都和财务没有关系。正因为观想科技请了这样一位非财务专业的人士来担任财务负责人,才引起了质疑。

  不仅如此,这一问题也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深交所曾经要求观想科技补充披露有关财务人员频繁变动及专业性不强的问题,观想科技的回复相当地“理直气壮”,其表示,王礼节自 2019年8月起担任公司财务总监,根据自 2017年11月5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2017 修正)》,王礼节任职财务总监无需取得会计从业资格证书。

  而实际上,观想科技对在财务方面这一系列的“神操作”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其财务工作,导致其在2019年根据验收确认收入原则向主管税务部门提交了对2017年度增值税的更正申报并补缴了增值税、城建税、教育附加税、滞纳金。不仅如此,在企业内部的财务管理方面,观想科技还曾经因为部分员工离职导致备用金无法收回、员工或部分高管以备用金支付或以个人款项先行支付的费用等问题,可见其财务状况非常混乱。

  从2009年成立至今,观想科技已经有12年的历史, 但是无论从业绩、规模还是行业影响力来说都不足够。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2020年,观想科技的营业收入依次为8745.94万元、14045.41万元、15709.46万元;同期内的净利润分别为3714.69万元、5163.32万元和5655.42万元。尽管近几年观想科技的业绩一直在增长,但是和同行业企业相比,还存在不小的差距。仅比观想科技成立早两年的左江科技主要从事网络信息安全应用相关的硬件平台、板卡的设计、开发、生产与销售,其2018—2020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4亿元、2.19亿元、2.01亿元,归母净利润6448.29万元、8870.83万元、9364.16万元。

  在前述业内人士看来,尽管行业企业所涉及的业务范围可能不一样,利润率也不一样,但是以观想科技眼下的业务和业绩来看,差的还是有点远,“这或许也是着急上市的原因之一吧。”

  除此之外,观想科技应收账款余额也与日俱增。2018—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依次为6775.50万元、14139.76万元和18737.21万元,占营收的比重依次为77.47%、100.67%和119.27%。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观想科技日益增长的营收中水分不少。对此,观想科技方面解释,受军方客户预算管理制度和集中采购制度影响,公司收入多集中确认于四季度,导致资产负债表日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重较大。但是2019、2020年观想科技营收增速分别为60.59%、11.85%,同期内应收账款余额增速却高达108.69%和32.51%。应收账款增速远远高于同期营业收入的增速,说明潜在坏账风险巨大。随着应收账款的增长,观想科技逾期应收账款的余额也水涨船高,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分别为1271.04万元、3786.35万元和5264.34万元。业内人士认为,军工行业的回款周期是比较长,但是逾期应收账款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在和下游客户的博弈中,观想科技的话语权日渐式微。

  此外,观想科技旗下的几家子公司去年1—9月合计亏损332.05万元,不仅影响到公司业绩,也说明其运营管理存在短板。

  新金融记者就财务等问题采访观想科技官方,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